客家野果—逝去的童年

客家,汉族民系。据传先民始于秦越时期。客家多南迁,南迁多避乱。这是族群的历史,是族群的记忆。客家人国内以闽粤赣居多,下南洋闯荡世界的也不少。“要问客家哪里住?逢山有客客住山”。这里中国数字科技馆(客从何来)客家迁徙图可以追溯下。

人总是会追忆逝去的过往,怀念曾经的童年。想象着坐在稻谷堆上吹着稻杆做成的哨子,不远处的田里,大人踩着打谷机,边翻滚着稻草。哨声、打谷机滚动出的机械声,还有稻谷被拍离本体的窸窸窣窣声,交织成一片,我想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田园交响曲吧。当然更兴奋的是跟着较大的哥哥们一起,漫山遍野的乱窜,期待着寻觅出可口的野果来,野果绝对是相当诱人的,这不仅仅是解解馋,更是一种寻宝,是童年的乐趣吧。时过境迁,而今的我对于大部分的野果,怕是都认不出来了,即便是家乡话,许多我也说不出来吧。这无疑是一种损失。

当然,这里我主要是贴下从网上收集的各种野果,留恋下童年的美味。虽然同是客家,对于这些野果的叫法,竟也是各异。算是十里不同音,百里不同俗。即便是客家话,有些差异还是较大的。各个地方的叫法有些不一样。

学名为枳椇,没熟的吃起来苦苦的,熟透了的倒是蛮好吃的,甜甜的,这是我的印象。

枳椇

中文名桃金娘,我只记得吃的满嘴,连舌头都是黑黑的,据传便秘者忌服,我是不知道喽。

桃金娘

乌饭子,也是黑黑的。

乌饭子

大名鼎鼎的桑葚,一代文豪鲁迅先生小时候估计没少嘴馋,吃了不少吧。

桑葚

茅莓,看看吧,很好吃的样子。

茅莓

菝葜,没熟的都苦。

菝葜

金樱子,有刺。

金樱子

乌栏扒一般指五叶木通。

乌栏扒-五叶木通

败酱草,地方上称苦益菜。一般都是晒干用来煮汤。

败酱草-苦摘

苜蓿草,叶子我一般不吃,都是把杆撕成手链,要么对拉,看谁先断。

苜蓿草-四叶草

好像多可药用啊,伟大的先民,敢于尝试。前人摘树后人乘凉啊。算了,图就不贴了,美味野果毕竟有点多。网上也一大把,见附录连接吧。

我不知道羁鸟会不会恋故林,但我却已思念过去吧。想到过去,和小伙伴们跑去山上到处绕野果解馋,为了吃到心仪的野果也追寻,这种无忧的乐趣或许再也找不回了吧。想想下河坑里抓kai zi、跨步跳绳、捉石子、打打纸等等都是满满的回忆啊,想想如今的自己,不禁怀疑是不是长残了,晕。写下这篇祭奠我逝去的美味童年。

参考
小时候常吃的野果
湖南野果
史上最全的新化野果集合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5 + 15 = ?